照片 018-1.jpg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

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

遠。你站立在小路的一端,看著它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這是龍應台2008的作品《目送》中的一段話,這本書在去年讀完卻沒有適當的機會介紹,現在就以這本書送給大家作為父親節禮物。

 

 

目送02.jpg

                                                                            出版者:時報出版社/2008

去年的冬天在病中讀了這本書,心中特別有感受,龍應台以為人母、為人子的心情娓娓道出面對孩子漸行漸遠、父親的病痛與母親的失智,那種無可奈何卻不得不面對也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在八O年代曾經以〈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一文將星星之火變成燎原野火的龍應台,以《野火集》一書在當年燃燒了整個台灣,創下21 天內重刷 24 版的紀錄。她犀利的言論與“不得不說”的豪情,令人崇拜。

野火集.jpg  孩子你慢慢來.jpg 親愛的安德烈.jpg


龍應台自稱:「33歲寫《野火集》,34歲第一次做母親,從此開始上『人生』課,至今未畢業,且成績不佳。」我覺得這是她的謙虛之詞。龍應台褪下了正義使者的光環 ,仍以潺潺溪流般的字句扣問人生,不是刀光劍影的大塊文章而是真情的流露,經過了許多年,在純真喜悅的《孩子你慢慢來》到坦率得近乎「痛楚」的《親愛的安德烈》和生死課題的《目送》裡我看到了她溫柔的一面。


 

照片 038-1.jpg

 

 

龍應台在書中有一段對父親的描述

「博士學位讀完之後,我回台灣教書。到大學報到第一天,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到了我才發覺,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卸下行李之後,他爬回車內,準備回去,明明啟動了引擎,卻又搖下車窗,頭伸出來說: 

「女兒,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我看著他的小貨車小心地倒車,然後噗噗駛出巷口,留下一團黑煙。直到車子轉彎看不見了,我還站在那裡,一口皮箱旁。」



照片 018-1.jpg

父親對兒女的的感情總是含蓄,在細微處顯現出來。

******************************************************************************************************

 

有一句話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是~~~父親」

在這裡祝所有父親----父親節快樂!

 


 

 

IMGP0047.jpg

父親不是耍酷戴墨鏡,而是眼睛受不了陽光。

 

我的父親屬虎今年已經83歲,除了視力、聽力不好身體還算健朗,在小時後他是個有距離的。父親,在我的印象當中他總是忙著自己的事業很少管我們,但每一個小孩的出路似乎他都想好了,只是我不解的是在我念了美術之後,畢業時帶著滿滿的作品回家,他卻不支持我繼續走下去。如今我並不怪他,或許在當時現實的壓力已經壓的他喘不過氣哪有餘力想這麼多。

現在他年紀大了卸下了父親的威嚴我們變的有話聊,自從母親過世後他接替了母親的位置,他總是體貼的在我回家時,準備大包小包的東西給我,在我生日時不預警的拎著一個蛋糕到台中來看我。只是看他一個人孤伶伶的背影總是不捨,他在鄉下住慣了來都市總是不習慣,所以只能多回家陪陪他了。

 


今年提早替父親過父親節。父親吃得很開心。

壽司.jpg

 

 

父親的手藝比我好,平時他都自己下廚。非到必要他也盡量不麻煩人,父親的體貼表露無疑。

IMGP5368.jpg IMGP536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