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禪寺北齊佛立像局部02.jpg
北齊佛立像局部〈中台禪寺收藏〉
最近接二連三的生病,人在虛弱時,最常想起的是北齊佛像的微笑,雖然唐朝的觀自在
菩薩也很美,但那種easy,只有在順世中才產生出的自在的「美」,在我的感覺和北齊
的佛像是不同的,那樣簡潔的形式,接近西方的minimal art,但卻早了一千多年,
是怎麼的一個時代,產生了那種來自人間卻又超乎人間的理想美?




北齊佛頭像.JPG
中國在戰亂的戰國時期產生了「楚辭」,同樣的在「白骨蔽於野,千里無雞鳴」,
性命朝不保夕的魏晉南北朝,佛教興起,成了人們的精神寄託,一座座佛窟的建造
只為我們今生的救贖與來世的解脫。




捨身飼虎.jpg
捨身餵虎本生圖


洞窟裡有令我們不安、使我們顫慄發抖的壁畫,「割肉貿鴿」、「投身飼虎」、
「造反刨眼」的本生故事,他們是如此殘酷得不合常情,是對現實無奈的呻吟、
對自己的遭遇找一個合理的出口,也是對這種壓迫無聲的抗議。


割肉貿鴿本生圖.jpg
割肉貿鴿本生圖


既然現實世界毫無公平合理可言,於是把因果寄託於輪迴,把合理委之於「來生」
和「極樂世界」。
南北朝顯赫一時的皇家貴族,經常是煞那間灰飛煙滅,變成死屍
或淪為奴隸。下層百姓的無窮苦難更不待言,便只好拋家棄子,遁入空門。為什麼
會這樣?這似乎非理性所能解答,也不是儒家孔孟或道家老莊所能說明。



北齊貼金彩繪佛立像.jpg
北齊貼金彩繪佛像



很奇妙的是,相較於壁畫的殘酷,佛陀的造像是如此的超脫。
是凌駕於肉體之外的崇高精神。

 
北齊佛立像04.jpg
北齊佛立像,其形式受到印度笈多王朝鹿野苑風格的影響,
但肢體更樸素,雙目低垂面貌更慈祥。


在李澤厚的《美的歷程》中也提到:
「洞窟的主人並非壁畫而是雕塑。信仰需要對像,膜拜需要形體。……人的現實地位
越渺小,膜拜佛的身軀便越高大。然而,這又是何等強烈的藝術對比;熱烈激昂的壁
畫故事陪襯烘托出的,恰恰是異常寧靜的主人,那種神情奕奕,飄逸自得,似乎去盡
人間煙火氣的風度,形成了中國雕塑藝術的理想美的高峰。人們把希望、美好、理想
都集中的寄託在他身上。
在那驚恐、陰冷、血肉淋漓的四周壁畫的悲慘世界中,顯出它的寧靜、高超和飄逸。
似乎肉體越摧殘,心靈越豐滿;現實越悲慘,神像越超脫;人是越愚蠢、卑微,
佛陀的微笑便越睿智、高超……。」



北齊思維菩薩像02.jpg
北齊思維菩薩像

雖然李澤厚認為宗教藝術是特定時代階級的宗教宣傳品,他們的美是信仰、崇拜下
的理想與審美形式,是為其宗教內容服務的,而不是單純觀賞的對象。但是我認為
經過了時間的沉澱,由苦難結晶而成的微笑,未嘗不可把他當作一件藝術品來欣賞。


北齊貼金彩繪佛像.jpg
北齊貼金彩繪佛像


在這寧靜的夜晚,佛陀的微笑是如此的清晰。他的微笑是一種面對困境的灑脫,

不是幸災樂禍,是對世間苦難全然的包含接受。

是以前也是現在。

 

 

 

                            ~~Smile Like a Buddha ~~
 



 以上文字版權為ku貓所有,要引用請註明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