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櫻花盛開.jpg

~~~好美的景色,好淒涼的故事~~~

 

 

 

 

 


Chili給我了的兩片DVD《當櫻花盛開》跟《雨季的婚禮》,趁著前一陣子寒流來,躲在家裡看完,雖然事先chili已經預告我看《當櫻花盛開》時面紙、手帕要準備好,但還是哭得唏哩嘩啦的,真是哭點太低了。不過《當櫻花盛開》這部片子的確不錯,拍得很有深度,舞踏的隱喻、蒼蠅的隱喻、手帕的隱喻、櫻花的隱喻等.....都讓人有深思的空間。雖然描寫日本色情文化的那一段〈或許外國人對於日本的次文化是很好奇的〉,我覺得可有可無外,其他的描寫夫妻之情、父母之愛,尤其是刻劃現代社會親情的淡薄,對比友情的溫暖下,更覺得淒涼與不勝唏噓。


當櫻花盛開4.jpg


《當櫻花盛開》這部片子德國知名女導演多莉絲朵利(Doris Dörrie)2007年的作品,2008年在台灣上映,多莉絲朵利在【當櫻花盛開】一開場就讓女主角杜莉得知丈夫魯迪罹患絕症即將身亡,因此隱瞞丈夫病情,策劃了一場前往柏林探訪子女的旅程。但造化弄人的,不僅是親子之間的疏離冷漠,更令人錯噩的是那旅程中,杜莉竟毫無預警的在旅店中一睡不醒!面對陌生的子女,失去杜莉的魯迪,發現自己以前是如此的霸道,杜莉因他放棄了她的興趣〈舞踏〉來成就這個家。於是他帶著杜莉的衣物,帶著贖罪的心,踏上了他的妻子生前一直想去的地方---日本。就此展開了一場溫馨的忘年之交,在完成杜莉心願的過程中意外的讓魯迪也找到了自己。

 

當櫻花盛開3.jpg  

魯迪的兒子怕父親走丟而作的牌子。

 

魯迪有一女二子,都很年輕就離家了,平常是以電話作連絡,真正的去探訪卻覺得陌生。因為兒女很忙也有自己的家庭和世界,因此魯迪和杜莉才會有「我和他們不熟,他們和我也不熟」的感嘆。而今,不論東西方,面臨社會的變遷,親子關係的距離,隨著大樓距離的縮短,卻越來越遠,這恐怕是當今父母所要認知的。父母對子女的感情是永遠不變的,就像魯迪,以前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他,竟開始為兒子做飯、打掃,相較於兒女,他們是怎樣看待父親的〈認為他很怪,給他們添麻煩〉………。或許~或許~他們還沒有老!怎知做父母的心。

 

當櫻花盛開7.jpg

 失去杜莉的魯迪,午夜夢迴,不斷憂傷的喃喃自語:「杜莉,妳在哪裡?」



魯迪為了完成杜莉的心願前往日本,他在大衣之內,穿戴妻子的衣服和首飾,在櫻花季的群櫻飛舞中,打開大衣與妻子分享他所看到。認識小憂之後更打開心房學習妻子生前熱愛的日本舞踏。

 

當櫻花盛開2.jpg   

死者與生者共存於舞踏塗白的身體裡,喚起被封凍的記憶。男主角艾瑪魏波不愧為德國影帝,演技深刻動人。


小憂,是住在公園裡的遊民,白天在櫻花樹下跳舞,魯迪被她的舞蹈吸引住,小憂告訴魯迪

「舞踏是光影的舞蹈,不是人在跳舞而是影子在跳舞,死人與活人都有影子,


去感覺過去的記憶~

風……..。

你可以看到許多影子~你內在的影子。

而當影子離去~

停......停…….停。

捉住,捉住影子,感覺影子……..。」

 

 


 


風與影子的隱喻,好深好深的哲理。好美好美的櫻花,剎那間飄飛凋零。



這讓我想到詩經中的【曹風】篇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憂矣,於我歸處。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憂矣,於我歸息。

   蜉蝣掘閱,麻衣如雪,心之憂矣,於我歸說。」

導演是不是想表達這種生命無常與短暫的無奈呢?


富士山02.jpg


電影最後,小憂帶著魯迪來到富士山下,但是富士山就像迷惘的人生,始終看不清。一天清晨,迷霧頓開,魯迪穿上了杜莉最喜歡的日本睡袍,在富士山前踏著影子舞。

風……來了。風…….去了。

魯迪看到了杜莉,他伸出手迎接杜莉,帶著幸福的微笑舞向那影子的盡頭


 


      

 


 

舞踏:

舞踏(Butoh)源於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興起的實驗性舞蹈形式。它遊走於光明與黑暗之間,沒有既定的形式或動作,而是一種「身處當下」的態度及直搗生命核心的身心表現。事實上,舞踏並不像我們一般所認知的舞蹈,而是一種「精神」。更多資訊:http://www.tap.org.tw/eletter/mag045/meditation.html


 

當櫻花盛開

Cherry BlossomsHanami

導  演:多莉絲朵利(Doris Dörrie

演  員:艾瑪魏波(Elmar Wepper)、

                  漢娜蘿蕾艾爾斯納(Hannelore Elsner)、

                  入月彩(Aya Irizuki)、娜雅鄔兒(Nadja Uh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