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聲慢.jpg

 

尋尋覓覓 冷冷清清 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 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 怎敵他

晚來風急 雁過也

正傷心 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 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 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 怎一個愁字了得

 《聲聲慢》李清照

 


這星期的寒流來襲,凍得我受不了,刺刺的風、冷冷的雨,想起李清照的 《聲聲慢》,「冷冷清清 悽悽慘慘戚戚」的形容這樣的天氣再也貼切不過了。

這首詩是李清照南渡江南時期的作品,到目前為止我最佩服與羨慕的兩位女性, 一位是李清照,一位是元朝的管仲姬,一個寫詞、一個畫竹,她們兩位都是才華洋溢,心思細密能詩善畫,尤其是她們都有一位志趣相投且欣賞他們才華的丈夫, 趙明誠與趙孟頫。


李清照02.jpg

李清照,她感觸敏銳,重視音律,自出機杼,善用白描的手法描寫眼前事,

用句家長偶有用典卻不拘古,所以黃山谷說她:「以故為新,以俗為雅。」


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濟南人,生於宋神宗元豐七年,出身書香門第,她從小受了很好的家庭教育,愛自然,好讀書,工繪畫。十八歲時與徽宗朝宰相趙挺之的兒子趙明誠結婚,由於兩人志趣相投,婚後非常幸福美滿。明誠喜歡蒐羅圖書字畫,考訂金石,曾著《金石錄》一書。夫婦以讀書作詩詞為娛樂,將近二十多年的時光,她們過著詩詞唱和,共同研究古代金石字畫的藝術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北宋滅亡,四十六歲夫妻倆南渡,從此入於轉徙流離的生活。過了三年,明誠病逝,面臨國破家亡,喪夫之痛的悲哀深深的改變了她的心情,造成她後期詞作風格的突變,像武陵春、臨江仙、如夢令、聲聲慢,充滿滄涼無常之感。


管仲姬02-1.jpg  

管道升宋末元初人,字仲姬,管道升和趙孟頫的相識源於一次筆墨“神會”,管仲姬畫《修竹圖》趙孟頫題賦。管仲姬當時以二十八之齡下嫁而立之年未娶的趙孟頫,神仙眷侶一時傳為佳話。夫妻二人常常互贈書帖畫卷,合作創作作品,更有意思的是夫妻倆筆跡十分相似。尤其是管道升的楷書和行書,“秀潤天成”,董其昌說她與趙孟頫“殆不可辨同異”。夫妻倆也時不時互為代筆,引以為樂。


 趙孟頫晚年晉升為翰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官居從一品,貴傾朝野,但趙孟頫以宋室後裔而入元為官,依然受擺佈而不得施展抱負,常因自慚而心情鬱悶,故潛心於書畫以自遣。管道升曾填《漁父詞》數首,勸其歸去。其一曰:“人生貴極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爭得似,一扁舟,吟風弄月歸去休!”延祐六年,趙孟頫上書獲准,送夫人南歸。五月中旬,途經山東臨清,管道升病逝於舟中。三年後,趙孟頫也隨妻而逝,兩人合葬於湖州德清縣東衡山南麓。


管仲姬05.jpg

管仲姬,煙雨

管仲姬畫的竹子都是初展的“新篁”,纖細柔美。

現在仍然傳頌的「你儂我儂」這首歌詞便是出自管仲姬之手。

 

 

聲聲慢.jpg

後記:

志趣相投的伴侶可遇不可求,還好在這麼冷的天氣畫圖,我有三隻貓陪伴我,

牠們不時想到會跳到我的膝上撒嬌、或窩在我的腳邊睡覺、或趴在桌上看我。

聽著音樂看著三隻貓咪,手冷冰冰的,心卻暖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