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到西安02.jpg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唐 ‧王之渙

 

    

 


唐太宗貞觀元年(627年),玄奘從長安出發,開始了他的西行取經。一千多年後,我循著它的足跡往東行前往長安〈西安〉。

吐魯番到哈密 (3).jpg

出了吐魯番窪地,沿路隨著雪山山脈走八一大道往哈密,拉著車,穿越過一片又一片黃土石礫戈壁,那綿延至遠方貧乏的黃土丘。的確春風不度玉門關,河西走廊年雨量僅10餘毫米,縱使遠方座落著終年不化的雪山,雪水來不及流入盆地,就滲入石礫中,只有偶而很奢侈的點綴些許草叢。



吐魯番到哈密

吐魯番到哈密 (5).jpg

佇立在黃土上的磚房叫晾房是用來曬葡萄用的。



交河遺址.jpg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


 交河遺址 

二千多年前這裏是西域36國之一「車師」的首都,從空中俯視,交河故城像一片大柳葉,四面雖無城牆,但崖岸直立如削高達30多米,形成天然壁壘。因兩條河水繞城而過在城南交會,故名「交河」。整座城是從天然生土中挖掘而成,最高建築物有3層樓高,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最大也是保護得最好的生土建築城市。最特殊的是,這裡有200多座嬰兒墓,可能是高昌回鶻時的遺存,至於為何在官署區裡集中安葬死亡嬰兒?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吐魯番到哈密06.jpg

市郊的回族墓群



吐魯番到哈密 (1).jpg

八一大道平坦地一直延伸到視線及不到的遠方海市蜃樓就在不遠處。 



吐魯番到哈密 (4).jpg



哈密到敦煌

哈密到敦煌01 (2).jpg

死寂的大地像一個巨人一般躺在那裡 我們在它靜靜展開的驅體上行駛著


 

哈密到敦煌01 (3).jpg

走不完的高速公路,接不完的電線杆



哈密到敦煌01 (1).jpg

一輛運煤大卡車在路上翻覆了,司機辛苦的一鏟一鏟鏟著煤,不知要剷到何時才能清除。

在這一路上有許多這種來往於東西的大卡車,每一台載重將近50噸,馬路都被壓壞了,

司機長時間駕駛,還要忍受塞車之苦,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敦煌到酒泉

敦煌到酒泉.jpg




DSCN0622.jpg

走進大戈壁,四周除了風聲之外什麼也聽不見。

聰明的中國人,在這裡建了風力發電廠,一座座發電風扇迎風張揚。



西寧到蘭州

西寧到蘭州 (2).jpg

這裡的山頭聳立著零星的廟宇,看不到上去的路,他們是如何上去的,他們是如何在那裏生存?

 


西寧到蘭州.jpg


拉著車,穿越過一座又一座長不出一棵樹的沉積岩,地陪說著這裡蘊涵著多少豐富的礦產,煤礦、鐵礦、錳,硒等稀有礦產,因氧化作用把山頭染成淡綠、黃、橙、紅、紫褐、黑色….


西寧到蘭州 (1).jpg




西寧到蘭州 (3).jpg

這裡的地層被破壞得很嚴重,開馬路,挖電纜,山壁被鑿的一個洞一個洞,山頭一座座電塔,房屋被砍成一半,心想不足為奇,這裡公權力最大,地圖上畫上直線,開過去就對了。

 


蘭州到西安

蘭州到西安.jpg

 

走到這裡,一千七百多公里,走了五天。漫漫黃沙、層層黃土,人煙罕至一派荒涼。

我不敢闔眼、只怕錯過,只怕遺漏些什麼,我問自己我來過嗎?

那黃土上,時間刻畫的痕跡是如此熟悉,像我心上的那一道一道~~


 

沙漠犀利哥.jpg

 

千年的輪迴,腳步好疲憊,尋尋覓覓,還是要今世走一遭。

還不起,抵不掉,只有來世再輪迴。

 

 

 

 

 

 

吐魯番到哈密 (2).jpg

戈壁,是乾旱氣候地區荒涼景觀的一種,在蒙古語中的意思是“難生草木的土地”。它一般出現在大陸的深處,如蒙古西部和中國大陸西北地區。在這些地區,由於氣候十分嚴酷、乾燥,組成地面的岩體在太陽和風的作用下,不斷被風化剝蝕,變成大量碎屑物質。這些大小混雜的碎屑物質從山上崩解下來,開始在山腳下堆積起來。有時,在突如其來的洪水作用下,這些碎屑物質被搬運到較遠的山麓地帶,形成大面積的微微傾斜的洪積平原。每當氣候乾燥的春秋季節,往往狂風大作,在強大在風力作用下,被侵蝕和被流水搬運到洪積平原上的碎屑物質中的壤土和細砂被吹到天空中,其中的壤土可以被風吹到千里之外的黃土高原上,成為黃土的重要來源,而那些細砂則被風攜帶到附近,形成沙漠。顆粒比較大的礫石,則被殘留在原地,構成戈壁面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