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679144

 

 

煮雪烹茶,聽雪敲竹 —— 古人的浪漫冬天

煮雪烹茶

古人多喜歡用雪煮茶,雪冰清玉潔,代表著獨善其身的節操;茶在浮浮沉沉散發出一種清清淡淡,像極了君子的作風。雪與茶結合,一听就讓人感覺到清新脫俗。

《紅樓夢》中,妙玉招待黛玉、寶釵的體己茶就是雪水煮出來的。黛玉問她: “ 這也是雨水煮出來的? ” 妙玉冷笑道: “ 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臉青的花甕一甕,總捨不得吃 …… 隔年蠲的雨水哪有這樣輕浮,如何吃得? ” 煮雪烹茶,這符合妙玉的高潔心性。

古人用雪烹茶很有講究,花瓣之上的雪,或者是未落地之雪,用來煮茶,最為美妙。清代震鈞就曾說過: “ 雪水味清,然有土氣,以潔甕儲之,經年始可飲。 ”

聽雪敲竹

晚明文人高濂的《山窗聽雪敲竹》裡說, “ 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山窗寒夜,時聽雪灑竹林,淅瀝蕭蕭,連翩瑟瑟,聲韻悠然,逸我清聽。忽爾逥風交急,折竹一聲,使我寒氈增冷。暗想金屋人歡,玉笙聲,恐此非爾歡。 ” 然而此等風味,我輩只怕是無福消受了。

踏雪尋梅

梅和雪是冬天最雅緻的景物了。盧梅坡的詩裡說: “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 。它們出現在這數九寒冬裡,似乎自帶一種清冷態度。天然一種斷然的清絕與令人不敢逼視的風雅,張岱的《夜航船》裡記載,孟浩然情懷曠達,常冒雪騎驢尋梅,曰: “ 吾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背上。 ”

雪夜訪友

《世說新語 · 任誕》: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徬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 “ 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 ” 王徽之雪夜起興,駕舟訪戴逵,天亮到了戴家門口,又因興盡而返回。發生在雪夜的友情,也是如此的雅緻、率真和不染塵埃。

湖中看雪

張岱《湖心亭看雪》中說 “ 霧凇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餘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 ”湖水蒼蒼,大雪茫茫,人世間的煩惱與憂愁似乎都不入此間。再遇一志同道合之人,淺酌幾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來源:儒風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貓 的頭像
ku貓

kuart studio

ku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